2021.10.26 - 國際趨勢

【2021年全球離岸風電高峰會-系列】離岸風電-崛起的鄰國 By 徐慧倫

 

在歐洲在臺商務協會-低碳倡議行動(ECCT-LCI)與全球風能理事會(GWEC)舉辦今年舉辦「全球離岸風電高峰會-臺灣」議程中,除關注台灣離岸風電的發展,本次也特別邀請到來自日本和韓國的風能產業專家分享日、韓離岸風電發展現況。

日本風能協會代表理事加藤仁(Jin Kato) 向與會者分享日本離岸風電發展的現況。他指出,去年十二月日本政府公布了三個目標來推動日本的離岸風電發展。首個目標是日本在2030年前要建置10GW的離岸風電裝置容量。2040年增加至30GW至45GW。2040年的國產化比率要達到60%,發電成本訂定為每度電8至9日圓(約NT$1.95至NT$2.19)。日本政府在發布離岸風電開發決策後,吸引了不少歐洲大廠的目光。加藤仁表示,日本離岸風電的起步比歐洲國家晚了二十年,因此從現在開始會加緊腳步並且借鏡歐洲技術。日本在2021年已經成功進行第一輪離岸風場競標,年底前就會公告獲選的開發商。日本也在去年公告了第二輪競標位置。2030年建置10GW的目標不會有問題,並且也會打造日本為離岸風電成為生產基地。日本政府在制度設計和競標是採雙軌進行。目前日本正在研擬中央化的招標制度,對開發商保持公平公正的原則,此外中央主導的競標有助於降低開發成本。所謂中央招標制度下,日本政府會包下海床調查、風況檢測、併網安排的事項,並且在三個風場試行,再決定明年的執行方式和範圍。日本認為中央化的招標制度會普遍使用在日本離岸風電的招標程序。加藤仁指出,日本為了加強離岸風電發展,也嚴肅地考量的加強電網的建造,並優先採用海纜,原因是海底電纜建置期比陸域電纜還有短。另,考量長程輸電,因此會採用HDVC高壓直流輸電系統,這也會是日本首次使用HDVC高壓直流輸電系統做長程輸電。日本的電壓頻率有50-60HZ,HDVC能協助將潔淨電力佈署到各地。日本政府正在強化輸電線路,並投入3.8兆日圓的投資。整體計畫會2022年三月底拍板定案。在港口設施方面,秋田縣 詞呈現,北九州市在強化港口設施,這些港口會成為離岸風電的後勤碼頭。加藤仁認為了解風電發展的進程相當重要,才能及早做準備。此外,日本的第六次基本能源計畫將在年底定案,2021年底出版的版本中,再生能源的佔比提升,降低46%的碳排量,離岸風電的占比將從第五版的1.7%提高至5%。

韓國風能協會副代表理事崔宇鎮(Woojin Choi)指出韓國的再生能源目標和國家自訂貢獻(NDC)的實施計畫息息相關。2020年底韓國政府產出一份NDC實施報告,其中一個目標是2030年溫室氣體排放量到相較2018年的水準應減少26.3%。又,根據這項計畫,韓國的再生能源占發電比到了2030年要提升至兩成。但崔宇鎮指出,韓國國會最近通過「碳中和和綠色成長法」,其中也規定政府應設立目標。包括2030年,與2018年水準相比減排應達35%以上。因應這項新法案,韓國政府再度更新目標--設定2030年前減排量與2018水準相比應減少40%。這將使韓國整體碳排放量從7.27億噸至4.366億噸,而再生能源占比也會相對要提高到30.2%。其中離岸風電占比約達12%,但隨著再生能源目標的提升,離岸風電占比也會從12%提升至約20%。崔宇鎮表示,韓國在蔚山、釜山和仁川等有優良的電網系統,另外韓國有競爭力的造船、離岸工程的產業。他認為韓國離岸風電發展大有可為。


崔宇鎮表示,截至目前為止韓國離岸風電9300MW,   另有40GW排程容量。在韓國離岸風電的開發是從測量開始,經過一年的測量,開發商就可以去申請電業經許可證,並擁有該去開發風場的專屬權,取得電業許可證後,之後再經過環評和其他發主管機關協商。由於開發商需要協調的單位非常多,真正開發時程長達十年,為了縮短期限,韓國能源部目前研擬一站式服務的申請流程。目前韓國離岸風電價格制度採用的RPS,即再生能源配比業務。傳統電業營運商試RPS的營運商,必須有責任採購再生能源。目前韓國採取的機制是SMP市場邊際價格與RPS綑綁在一起,離岸風電每度電約250韓圜。另外,他也指出離岸風電被視為是振興韓國產業的手段之一,同時韓國也具有可以發展浮式風場的技能,蔚山處於領先地位,若開發成功,浮式離岸風電將能夠大力貢獻韓國離岸風電的目標。事實上韓國也面臨到反對離岸風電開發的問題,「為反對而反對的人事實上嚴重拖延了韓國離岸風電產業的發展。」因此,韓國政府也積極地在建立利害關係人溝通管道和相關方針。

在此節討論中,主持人提到所有的亞洲政府都想要打造自己的自製鏈(在地產業鏈),這樣似乎不利於成本削減。論壇的主持人也提及有時候單看產業本身,會忽略以更高的格局看待區域局勢,北海的案例就是歐洲成本的能夠降低的原因,並詢問日、韓代表如何看待區域整合。

日本加藤仁先生認為,關於區域合作是否有必要,現在還言之過早。以台灣而言,雖然走在前頭,但也是剛起步,至於日韓是還在規劃階段。亞洲合作是正面的發展,但他認為日本現在應該做的是要鼓勵廠商加入離岸風電產業。他提出的建議是,在風機上的合作或許有可能,一但有了亞洲專用型態的風機出現,那麼再談區域的供應鏈的合作比較可行,他也提及每個國家都有特別的優勢,如果各自加以發揮,那供應鏈就會圍繞這個產品建立起來。

崔宇鎮則指出,目前亞洲國家的排碳量是最高的,離岸風電也是提供解方的最大宗能源。依照他的看法,若每個國家都堅持要打造自己的供應鏈或有要求的自製率的,並不利於降低LCOE。他認為「自製率」(國產化)的要求有時候來自人民的訴求或政治的壓力,然而實施國產化而造成的離岸風電收購電價高昂, 且是用納稅人的錢收購的話,不一定對產業有助益。他認為,如果亞洲國家能達到區域合作的共識,有助於風電LCOE下降,同時也降低納稅人的負擔。


 

封面故事
No.10
國海院打造認證標準培養人才 落實運維本土化讓產業永續
By 主訪/ 吳心恩 撰寫/ 施美旭、劉佳瑜
海洋委員會之國家海洋研究院(以下稱國海院)於2019 年成立,作為海洋委員會的所屬機構,國海院負責海洋政策規劃、資源調查、海洋科學研究產業及人力教育訓練、管理認證等業務,其目標為讓大眾瞭解我們所處的海洋環境,以及讓臺灣周邊的海洋資源能被善用與善待。而離岸風電就是依靠海洋資源發展的產業之一,本次專訪國海院邱永芳院長,一探國海院在離岸風電產業中所扮演的角色與如何協助產業發展。
繼續閱讀
熱門文章
ERROR

程多銀,本又理臺觀雖書兒件型技作:會場夫火!的說案心然起受委全友兒等天軍樣打到離的樹於。

會員免費註冊

忘記密碼

輸入註冊時的帳號與email,重新設定密碼